刚刚更新: 〔颜控蜜恋史〕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〕〔快穿之可爱的我超〕〔殿下当嫁〕〔快穿之女配功德无〕〔第二类死亡对接处〕〔诡三国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美人娇悍〕〔盛世余生只为遇见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北唐风云〕〔杀机较量〕〔穿越到游戏商店〕〔殿下万福〕〔七爷家的人鱼姬〕〔以妻之名〕〔剑傲九天〕〔国公府的庶女〕〔灵医天后
广西公馆 ???? 小说目录 ???? 搜索
章节目录 少年吟 卷三章十 被诬告的五姨奶奶(中)
????“看来在大城的日子里,你俩相处得不错。”阿玖从来都是敏锐聪慧得很。卫子谦啧啧称奇,“只是阿盛的私事,我知道得不多,也不方便置喙。”

????卢玖儿见他如此,知道是问不出什么来,心中置气,不想再与他多说话。

????“那你替我转告戚大少爷,七少爷天性良善正直,只需加以扶持以心相待,日后必定是可以相互依赖托付的血亲兄弟。他与其一人孤战,倒不如连横合纵清除奸恶。否则——”她眸光黯了黯,冷冷抿唇,“他要么少了个七弟,要么多了个对手。”

????艰阻险境,从来是煅炼人的磨刀石。要么浴血而死,要么浴血而活。但倘若真奋力活了下来,再良善之人也必定沾污黑化。

????“阿玖。”卫子谦叹喟道,“你变了。”

????卢玖儿横了他一眼。

????“变得有烟火味儿了。”他假装就近嗅嗅鼻子,“但这到底是人间烟火,还是火药味儿呀?”

????卢玖儿伸手一掌挡住他的脸庞,手掌还小只盖住了中央部分,用力地推开去。

????这人没个正形。玖儿见马车又绕回到街角处,便高声喊了停车。

????“阿玖。”卫子谦叫住她,将猪油糖递了过去,笑意吟吟道,“今天见到你真好,我也放心了。但是……”他沉吟下,还是开了口,“凡事,量力而为,保全自身方是要务。”

????卢玖儿听懂他的担心,脸色放柔了不少。

????“我明白的,大少爷之所以请你过来,是看重你与我的交情。而你之所以过来,也是因着在意我与他的想法。”否则,他们完全可以对她置之不理,任由她呼而不应,寻而不得。“同样地,我今天来,为的是他俩兄弟的关系。出门方知世间险,奸恶太多,便衬得仁善可贵。”

????她是实在不忍见到戚博文的纯良终有一天会消失,又抑或是变质。

????卫子谦看她表情坚定而倔强,自然地伸手安慰地抚她的发顶,心中慈爱之感油然而生。

????他的阿玖,长大了——

????当然,这一举动,又惹得玖儿如猫儿般地双手虚晃头首乱摆抗拒一番。煞是可爱极了。

????虽然这一趟,并没有见着戚家盛。但从卫子谦的话语中,她知道那位戚家大少并非真的躲在外头怕得漱漱发抖,而是在暗中伺机而动,又或许已经张开了罗网。

????那最佳的配合,便是内外兼攻罢。

????她首先让戚博文隔一日便写一封家书给戚老爷,每封不多写,但要言辞恳切,字字泣泪,将对父亲的思念及五房冤屈尽书其中。

????阿爹说的不错,戚宅最高掌权人从来只有一个,就是戚老爷。不管宵小怎么作妖,待得他回到家时,谁最能取信于他,谁才能稳立不倒。

????再安排石头乌梅去提点五房的仆从们,平日留心关注二房和亲戚们的异常举动,而其是细节要越细越好,晚上汇总后一五一十向她……不,向七少爷汇报,顺道也让她知晓,然后将特殊的人与事摘记下来。

????另外戚博文姥爷家那边还不见音讯,太不寻常了,许是出了什么变故没收到也不一定。莲紫机灵地请七少爷代母修书一封,这次不再委托驿站,而直接派稳妥之人赶路送去。

????然后,卢玖儿领了戚博文到欧阳斋处。夫子以往在朝为官,深谂其中要道,人脉也广,只要肯出手,必定有所助益。

????戚博文见到夫子,先是无比恭敬先向敬了清茶,然后扑通跪下拜倒在地。

????欧阳斋闭目沉思良久,睁眼后叹喟一声,道:“令堂一案确实冤屈,但毕竟是内宅妇人,老夫实在不宜插手。”

????戚博文磕头,低声道:“求夫子垂怜。”

????站在一旁的卢玖儿轻声开口帮腔道:“夫子仁善,总有两全其美之法的。”

????欧阳斋闻言皱眉,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。这妮子什么意思,难道他不帮就不仁不善了吗。

????“只是,此事确实为难……”

????“夫子曾为官济世,一身刚正不阿,即使遇见再难为之事,也定必路见不平,仗义执言,定不容得恶人横行。七少爷您别焦心,夫子心中想必已有对策。”玖儿盈笑温语,望向夫子的眼眸崇拜而佩服,满载孺慕之情。

????小妮子到底还给不给他说话。欧阳斋想吹胡子瞪眼,但面前还跪着个苦情的学生,确实不太合时宜,只得嗯哼一声以表不满。

????官场的事情他就是太清楚了。这案件查得如此迅速,审得如此顺利,要是没有猫腻,他可以当即宣告余生戒酒!

????但是官官相护是常态,也是官场生存之道。何况强龙还压不了地头蛇,这案件想要有转机,得找个不怕事儿也要顶得住事儿的人来。

????“南下的巡按御史是老夫当年结交的小友,能以小监大、以卑督尊。但他巡视的路线无人能得知。这样吧,你手书一份陈情辞,拿了老夫的名贴一并送去罢。”

????只不过,毕竟他现下只是位受人聘任的教席先生,人微言轻,也不知是否还能有着些用处。只尽人事罢。

????“多谢夫子。”戚博文立即跪磕拜谢,抬首间瞧着夫子和在旁捶肩卖乖的玖儿,心中感激之情涌泉难表。

????盈月中天时,一德书院闲亭内还点着两根明烛,照亮了整个棋盘。上头黑子与白子交错,形成互咬之势。

????“兄弟扶持?”白面书生哈哈大笑,“她真如是说?”

????“只字不差。”

????黑俊儒生撩袖伸手取子直取关键处,眼见着就要连吞白子一连片,却在搁入棋盘之前被一柄折扇截住了去路。

????“等等!”

????卫子谦无奈收势,摇头道:“阿盛,你这是要将臭棋篓行为贯彻到底吗?”十回合中有六回都是悔棋复行。眼见夜已将深,却又要被硬拖着人在此秉烛夜棋,还是被悔棋!实乃人生一大苦差。

????“我这不是在边下棋边思考人生嘛,棋路有点乱是正常的,阿谦请多包涵。”戚家盛毫无愧意地说道,将白子重新挪到另一处,先占了要点。

????卫子谦摇首失笑,取了黑子另辟新径。“你这段时日都不打算回大宅里了?”

????今天见得玖儿,与以往不太一样了。她是对宅里的人事上了心。但这也旁证了五房的情况已经越发不好了。

????“不急,老头子快到了。”他现在要做的,是赶着收网。可惜能筹措的资金不多,但能够收到几个被姓舒的贱卖的铺子,也算是收获颇丰。

????其实,自五房被押了入牢,便大势已去。

????常言道生不入官门,死不入地狱。五姨奶奶还是妇人之身,被关入牢狱之中,即使最后证实清白受冤,也无法抵挡世俗排山倒海的诽议。

????也之所以,二房能如果肆无忌惮地提前庆功,还赶在戚家家主回归之前,舒家人先瓜分了铺子田庄各自倒饬一番,能折腾多少银钱先往自己口袋里装了再说。等到时候还会在戚家老爷面前表功,告状说是五房管家不力,致使生意亏损,还是他们劳心劳力帮忙收拾善后的说。

????唉,书上总说阿堵铜臭,但每每遇事时,此物还是越多越好哪。

????“已到手的城东两间铺地段甚好,人流兴旺,虽说万分不舍,但还是有劳阿谦转告令兄一声,定要按原计划尽快转手过名折现,以防万一。”

????“阿盛放心。”卫子谦知事关重大,认真点头应了。

????“有你在,我是不用太担心。”戚家盛给他斟茶递去。

????卫子谦接过,碰杯对饮而尽。

????“商铺之事我家勉强还能代劳,但毕竟人丁单薄能力有限,那另外的田庄,阿谦你还是要另找贤能打理。”

????戚家盛晒笑。“人选是有了。”只是还待接洽,“不急,估摸还有五日。”

????五日?卫子谦搓了搓下巴。“那这么说来,你我如此下棋的时日也不多了。”

????真是太……妙了。

????他可是奋进勤学的大好才俊,怎么能日日被这等狐朋损友拖着玩乐闲耍,以致消磨意志心神。

????戚家盛听得出话中之意,折扇一合打到石桌上,啧啧怪道:“知你是未来的大儒高官,不玩了不玩了,免得日后没考中全赖到我身上。”说罢,伸手便将棋局弄乱毁了。

????卫子谦制止不及,不由叹息。那一片大好江山,再下几回便尽收入囊。阿盛这发难也挑得恁是时候。

????戚家盛站起来伸伸懒腰。虽说月上中天,但却一派神清气爽。

????卫子谦微微一笑,星眸灿然。“看来,阿盛心中的棋局已解。”

????“全赖阿谦襄助。”

????“如何?”

????“且看吧,不日将尘埃落定了。”

????戚家盛折扇大开,轻摇送风,拂动几缕发丝微飘,一派翩翩贵公子模样。
上一页 ???? 返回目录 ????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的2110〕〔直播手术室〕〔我是宠物喵〕〔萌宝认亲:爹地你〕〔侯门嫡女之阮妻在〕〔快穿之炮灰的开挂〕〔先婚后爱:陆少漫〕〔韩娱之我为搞笑狂〕〔话农家〕〔缱绻情深:宁少的〕〔男神要黑化:女配〕〔恶女临门:妖夫扑〕〔重生大富翁〕〔穿书后她成了万人〕〔小可爱你被逮捕了
??正网皇冠现金开户